欢迎访问庆阳政法网,今天是 2022年09月29日 星期四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政法文化

“荣誉”之下,是充满烟火气息的平凡

来源:法治日报 责任编辑:高睿蔓 发布时间:2022-09-20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□ 李佳


影视剧是生活的“透镜”,也是人们看待生活的方式。我们在影视剧中,可能看见生活的幻影、表象或倒影;生活未必为真,影像也不必为实;徜徉于影像之中,或可游离于生活之外。很长一段时间来,许多国产剧便持如是态度,致力于构建现实与虚构的中间地带。

  

而当我们打开一部冠以“荣誉”这样高端命题的电视剧时,却被一个浸满阳光味道的大远景、一组饱蘸烟火气的长镜头,拉回了生活本身。电视剧《警察荣誉》,是一部讲述普通警察、平凡警务故事的都市生活剧,它5月底在央视八套和爱奇艺一开播即圈粉无数,获得口碑、收视双赢,引发了深切共鸣:“终于有一部有烟火气息的剧了!”平淡而琐碎,温暖而真诚,是此剧给予观众最大的抚慰。

  

我们几乎开始习惯警察题材电视剧走上“传奇”路线,以不寻常的故事、戏剧性冲突和出乎意料的转折来吸引观众,有时候,恨不得一集来好几个“反转”,教人提着一颗心始终放不下。而与之相比,《警察荣誉》几乎是“素面朝天”的。

  

一上来,就是闹哄哄的街坊,吵得人仰马翻的窄路,挤成“沙丁鱼罐头”的公交车;车上孩童啼哭声不绝于耳,派出所里忙碌的人马不停蹄,电脑上播放着视频、侦办的是一起偷盗“尿不湿”案……忙乱、嘈杂,这就是八里河派出所给人的“第一印象”。它并没有“千呼万唤始出来”,而是由着一组不紧不慢、晃晃悠悠的长镜头,直白地展开了充满市井烟火气的全貌。这扑面而来、“久违了”的感觉,如同北京的老胡同、上海的石库门……让人不由自主卸下架子、咧开嘴角,恨不得搬出茶水、瓜子儿来,津津有味地细品慢嚼。

  

《警察荣誉》的故事,同观众之间没有“隔”,每个人都很容易从中找到自己、找到身边事。为了一只鸡,两个社区吵得不可开交;丢孩子的找民警,丢小狗的也找民警;老式小区电瓶车被盗成为困扰居民的头等大事……什么是“荣誉”?还来不及想明白这个问题,几位踌躇满志的新警的“英雄梦”就在家长里短中碎成“一地鸡毛”。从这些“接地气”的琐事中,我们见到了人性最不堪的样子,遛狗不拴绳、吓坏了孩子还“倒打一耙”的刘家人,酗酒、家暴还碰瓷的古稀老汉;亦见到了凡人的无奈和善良,碰瓷老汉病入膏肓、儿子最终选择原谅,“失足少女”小莉在民警的帮助下迷途知返,除夕夜不忘致电警官道一声“谢谢”。看着这些故事,我们不知不觉火冒三丈,又不知不觉泪湿眼眶;也许,能让人“不知不觉”就是这些小故事的魅力,可谓“润物细无声”。

  

平常无奇的小故事,来自真实而有密度的讲述。这些故事,是主创团队实地采访获得的,正如编剧赵冬苓所讲:“几乎每一件都是我们从生活中‘捡’来的。”全剧看似没有主线,实则每个故事皆如珍珠,被匠心独运、细密编织,放在刚刚好的位置;讲述的最佳处在于节奏,故事虽小却有“留白”,行止之间恰到好处、绝不拖泥带水,像极了生活本身的猝不及防。剧中大量运用“长镜头”,甚至有几处直接模拟执法记录仪影像,一镜到底的质朴感、紧张感令人大呼过瘾。于是乎,看惯了警察“传奇”的观众们,纷纷在这部“去传奇”的剧前驻足,在“荣誉”这个宏大命题下,品味琐碎的滋味,思考平凡中的不凡,带着笑与泪、在滚烫的烟火气中“打滚”,体味此中真意。

  

人物是故事的灵魂,人物的性格命运应当与故事的推进发展水乳交融。在《警察荣誉》里,我们看不到一个带“光环”的主角,亦没有一个设定性的角色,每个人物,都热气腾腾、活灵活现,他们软弱又强大、复杂又单纯,举手投足透着亲切、可爱。

  

与该剧富有烟火气的故事交相辉映的,就是这群活生生的人。剧情围绕4名新警的从警路展开。虽然只有4人,身上已浸满了世态人情;4人各有短板,没有谁是“天之骄子”。农村青年赵继伟勤奋肯干,却有着功利的荣誉观,眼睛盯着“大案”看;北大硕士杨树一身正气、满腹经纶,只是不接地气,理论“影响”实际;就连两位“领衔”主角也问题百出:烈士子女夏洁受困于心结、受制于家庭,想做自己却被百般“照顾”;“搭头儿”李大为成绩垫底、话痨嘴碎,又血气方刚、古道热肠。然而,正是差异催生了火花。4位“原生态”青年凑在一起,既碰撞出友谊,也碰撞出笑料与感动,当李大为难以拆解的父子矛盾与“碰瓷老汉”父子的爱恨相交织,当夏洁令人窒息的家庭与吴女士沉重的母爱相重合;当我们看到李大为师父无助的父女情、终于理解杨树师父畸形的胜负欲……我们心中便生出对“小人物”的同理心,在真实的辛酸中读懂了选择和坚持,感动于卑微里迸发的善、泥土中长出的花。

  

同时,也正是问题推进了剧情。4对师徒互有长短、共同成长,故事在他们的苦恼和收获中发展,当我们从李大为的莽撞中翻出师父的陈年旧事,与夏洁师徒一起解开心结,跟着赵继伟师徒扎进社区的家长里短,同杨树一起痛心于师父的遗憾……看似没有惊涛骇浪的故事,在我们心中波澜起伏,平实的小欢喜、小哀愁,碰触着我们最柔软的记忆,在强大的代入感下,我们不知何时已然走入剧情,同八里河人一起嬉笑怒骂;并在关心4位青年成长的同时,一不小心被老警们圈了粉:智慧暖心的老所长,柔肩撑起家庭、事业的教导员,面冷心热的陈师父,社区“百晓生”张师父,一身缺点的英雄曹师父……《警察荣誉》里,没有“无所不能”的大英雄,没有谁绝对的卑微、抑或伟大,亦没有真正的主角,它是一组“群像”,每个人物都是普通人,和我们一样,真诚地生活、热爱并奋斗着。

  

一部好剧,人物与剧情须相互贴合。《警察荣誉》就是这样,用“去主角光环”的人物搭配以“去戏剧性”的剧情,演绎出一段淋漓尽致的基层警察故事。观剧时,我们时常感到无奈,抑或痛心疾首:在胡搅蛮缠的刘家人面前,好人只能以退让求和平;夏洁的善意终究未能换来吴女士的理解;警察千辛万苦破了诈骗案,受害人还是没能解开心结而自杀;杨树的师父深爱公安工作,却因自己的过错不得不永远离开……对于许多问题,此剧并未给出理想答案,留下各种“意难平”。其实,《警察荣誉》就是一幅生活的正面“全景”,当剧情减弱了戏剧性,现实的锐度便再一次划开内心的麻木,催促我们同人物一起困惑与思考。纵观全剧,无一处正面回答“何为荣誉”,而当故事接近尾声、终于“点题”时,我们的心中却已有了答案。当讲故事的人不再理想主义,理想便埋入观众心底,犹如一颗生机勃勃的种子,必在某一天破土发芽、蓬勃生长。

  

(作者单位: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