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庆阳政法网,今天是 2021年09月29日 星期三
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政法文化

佳果遍尝始到秋

来源:法治日报 责任编辑:高睿蔓 发布时间:2021/9/7 10:27:24
字号:A A    颜色:

□ 蒙华


生活在岭南应是有福气的,其他不说,单是在夏季,可以吃到那么多鲜美可口的水果,就已令人羡慕不已。

  

处于北回归线上的桂东小城,夏季很长,从四五月到八九月,差不多能有小半年。夏天里,各类水果像变魔术般层出不穷,令人大快朵颐。

  

四五月间,天气骤热,人们刚穿上薄短夏装,水果便开始粉墨登场。小时候,就常听大人念叨:三月梅四月李,五月担筐摘桃子。早春梅,仲春李,暮春是枇杷,四五月间早熟的青壳荔枝上市,然后便是黄皮、杨桃、沙梨、大红荔枝、番石榴、芒果、龙眼……还有野生的稔子。这些林林总总又源源不断的水果都是本地所产,地处亚热带的家乡小城,是名副其实的水果之乡。在夏日街头的摊点或市场上,赤橙黄绿青蓝紫的水果琳琅满目,绝对的吸引眼球。街头巷里,空气中,随处洋溢着水果的芬芳。到处是拎着水果,吃着水果,谈着水果的人,水果成了小城夏季里的主角。这也是上天赐给小城的礼物。小城这漫长的夏季也因此变得诱人而多彩。

  

现在要饱食一餐水果几乎不是事儿,但在上世纪70年代却是不易。印象中,那时还在童年的自己就没痛快吃过水果。当然,野生的稔子(桃金娘)除外。唯一能随意饱腹的便是那漫山遍野的稔子。稔子树约摸半个人高,果实也只有指头大,皮薄汁甜,不用剥皮不用洗,天生就是小孩子的食物。七月初开始试尝初熟的红稔子,到八月狂啖立秋的黑稔子,我们总是不知疲倦,呼朋引伴,有空就往山上跑,尝遍饱足才尽兴回家。稔子也成了我们童年几乎是唯一可以填饱肚子的食物。

  

荔枝是有的,龙眼也是有的,但一个村也就个别人家种一两棵,产量自然很低。依稀记得妈妈带给我一两次荔枝和龙眼,只有一小把,说是果树主采摘时送的。果是别人的甜,果是尝少而味美。那时的水果,那时的味道,便深深烙在了脑海里。我曾暗暗发誓,长大后一定要吃上一顿大餐的荔枝或龙眼宴。

  

家乡还有一种水果是很令人难忘的,就是番石榴。番石榴是家乡最常见最普通的水果。小的时候,荔枝、龙眼是吃不着的,但是番石榴倒是经常能吃到。番石榴成熟的季节大概是六七月份吧,上学路上,我们经过别人家的屋旁菜园,看见成熟得流着蜜香的番石榴,上面有黄蜂嗡嗡的围叮,馋得我们口水都快流出来了。几个伙伴一个放哨,两个去摘,一个在树下接应。每人吃上三五个,往往能顶个半饱。那时候我们都吃不饱,肚子总是饥肠辘辘。那番石榴的诱惑简直就像人间佳肴一样,让我们“铤而走险”。摘着摘着,冷不防从屋里跑出一个老太婆,拿着扫把,边走边骂:呢班衰仔,又来偷果,打死你……我们一哄而散,赶紧跑,老太婆也总追不上我们。转过弯,还隐约听到她的骂声。放学回家,自然是少不了大人的一顿训斥。那时那年,谁没有偷摘邻居水果的经历,也算是一种童年的不甚光彩又十分难忘的记忆了。

  

现在生活好了,吃水果已是家常便饭。于我,还是十分惦念着那物质匮乏年代家乡的水果和当时的味道,当然还有那些与水果有关的童年往事。

  

佳果尝遍又到秋。三伏天过后,花花绿绿的水果才算告一段落。吃了一个夏天的水果,小城人也应该知足了。秋临夜雨时分,沏上一杯六堡陈茶,回忆起夏天里的生生不息的水果香味,不免生出一丝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的骄傲,不禁笑出声来。这或许是一个夏季里惯见了累累硕果的岭南人的矫情吧。

  

(作者单位: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委政法委)